智能手机在限制和促进印度年轻女性自由方面的作 | Melbourne Asia Review
Inquiries

Melbourne Asia Review is an initiative of the Asia Institute. Any inquiries about Melbourne Asia Review should be directed to the Managing Editor, Cathy Harper.

Email Address

印度北部普拉亚格拉吉市的大学操场上,一群女学生正在使用智能手机。她们中的有些人在听音乐,有些在聊天。她们说话的声音常常小到就连坐在她们旁边的人也听不见。我和一名学生以及她的朋友坐在长凳上,我问她,“你的朋友说话声音这么小,她在和谁说话?”她回答说:“我不知道,她也并没有告诉我们”。

印度的高等教育目前正在经历一种历史性的普及和扩张。与此同时,进入高等教育机构中的女性人数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我的研究于印度北部城市的大学里展开,在那里,年轻女性正在以新的方式试图摆脱父母对其个人生活的影响,同时努力实现愿望,获得有保障的政府工作。

我对北方邦普拉格雷一所公立大学和学院进行了民族志研究,重点关注本科女学生的日常体验和愿望。在我进行实地考察的这所大学里,经常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朋友坐在一起,一边忙着玩手机,一边聊天。当我为关于印度学生愿望和社交生活的更广泛研究收集数据时,数字化及其在社会中的特性成为了年轻女学生日常体验中一个重要的方面。

我的研究对象是107名年轻女性,她们在普拉亚格拉杰一所大学攻读学院传统本科学位。她们既有走读生,也有外地学生,年龄在17至20岁之间。这项研究是在2017至2019年间进行的,我与研究参与者在实地共度了约12个月的时间。她们的家境一般,大多数是家中第一个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也是第一个走出她们自己的村庄和小镇前往教育中心的人。这些外地学生住在一些较廉价的招待所和其它的付费客房,有些人还与兄弟姐妹住在一起。

我发现,数字化使年轻女性能够前往远离家乡城市接受高等教育,因为她们的家人认为这可以和她们保持联系并维持一定程度的控制。但同时,诸如手机这样的设备也给予了年轻女性一定程度的自由,让她们能够在远离家庭控制的情况下探索和建立关系

印度一所大学校园里的学生 图片来源:作者

数字化转型与青年

手机已成为印度年轻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甚至在学术领域也不例外。据估计,印度约有10亿智能手机用户。然而,这其中也存在着不平衡的现象,比如在性别方面(女性倾向于与他人共同使用智能手机,而不是一人一部智能手机,因此她们使用智能手机的频率较低),地理位置不平等(农村和城市)等问题。阿西亚·伊斯兰(Asiya Islam)和普丽缇·曼查达(Preeti Manchanda)的研究表明,年轻人最依赖智能手机上网,主要用于娱乐和社交媒体。

在数字时代,时间和空间的观念已然发生了变化,数据化在超越年轻人的直接现实环境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移动通信设备,尤其是移动智能手机,也已成为自我表达的媒介。社会和经济学家安德烈娅·科尔贝尔(Andrea Kölbel)在一项对尼泊尔青年男女的研究中,描绘了技术给年轻人的抱负和社会流动机会带来的变化。这些设备已走进了年轻人的日常生活,成为了他们与外部世界沟通的媒介,也为他们带来了新的机会。

在印度,媒体文化研究者尼奥米·拉奥(Neomi Rao)和拉克希米·林甘(Laxmi Lingam)指出,年轻女性使用手机可能会让她们接触到印度文化规范所禁止的内容,因此存在“道德恐慌”。例如,多年来在一些邦发生过禁止未婚年轻女性使用手机的事件,因为她们可能会因手机而受到“骚扰”,同时这样的举措也是为了“保护印度文化”。这些禁令反映了在印度父权控制的社会文化背景下,人们对妇女虚拟流动性的恐惧。

手机通常被视为监视设备。人文地理学家斯内哈·克里希南(Sneha Krishnan)在其对印度钦奈市女大学生的定性研究中指出,家人对女儿离家求学感到放心的原因之一就是手机。在我的

研究中,女大学生们经常与家人通电话,有时还会向家人详细介绍自己的日常安排和行程。移动电话为家人提供了一种简便的方式,无论距离远近,都能和家人保持联系,并让家人了解女青年的去向和作息时间。

尽管手机在印度无处不在,但并非所有的研究参与者都能使用手机。在我研究的100多名女学生中,有14人没有手机。当我询问原因时,最常见的是她们的家庭面临经济困难。如果一个家庭有能力为一个孩子购买手机,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为家里的男孩子购买。一位受访者的父亲几年前去世了,家庭经济拮据,她告诉我:“我很庆幸自己没有手机,因为大学里的男同学经常以分享课堂笔记为借口索要我的电话号码。与其拒绝他们,不如直接告诉说我没有手机”。另一位受访者的父亲为她兄弟买了一部智能手机,她说道,“我的兄弟比我更需要它”。

学生数字自由和限制一览

手机主要用于社交网络。一群七个朋友常常会坐在学校的操场上,其中一人会与其他人分享她智能手机的数据下载容量,然后他们一边坐在一起一边使用各自的手机。有时,这些女生会共享手机热点,这样她们的朋友也能使用手机,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钱买互联网数据流量包。这些年轻女性使用手机观看YouTube(全球视频网站)或Instagram(移动端社交应用)视频(两个朋友共用一个耳机),在宿舍或其他住处一起看电影。这促进了不同形式的社交,并通过现实生活和虚拟网络相结合产生了一种集体感。

Facebook(社交平台)和WhatsApp(社交服务软件)为女性提供与“潜在”男友聊天的机会。一些女学生最初是通过Facebook好友申请与男友相识,后来发展成即时通讯,然后才见面。

我目睹过这些女学生在大学期间与她们的男朋友聊天或视频通话。许多还住在家里的女生是不被允许设置手机密码的,这样她们的家人就可以查看她们的电话和信息。那些没有手机的女生则用朋友的手机给男朋友打电话,或回拨未接到的来电,以此来报平安。

一名家庭经济条件一般,且没有手机的走读生就采用这样的方式。她用一位亲密女性朋友的手机与男友通话,而后删除了通话记录。当我问她为什么时,她说:“如果有人在朋友家里看到(朋友的)手机上有一个陌生号码,她的朋友(在家里)就会遇到麻烦”。所有这些年轻女性都牢牢记住了她们男友的电话号码。

女性还利用数字技术与男友分手。一位受访者说,她想与男友分手,于是更换了手机号码,她的男友住在另一个城市,但“控制欲很强”。另一位朋友说,她注销自己的Facebook账户是为了与男友结束恋爱关系。许多女性拥有多个Facebook账户,将其注销主要是迫于家庭压力,

但也有时是出于自愿。她们也会用Instagram,并且有些人更青睐Instagram,因为“其中的图片无法下载”。

对性别声誉风险无处不在的恐惧为这些活动蒙上了阴影。一些年轻女性的兄长禁止她们创建 Facebook账户,即使允许她们拥有此类账户,也禁止她们上传自己的照片。许多年轻女性遵循了这一做法,因为这样可以确保一定程度的匿名性,并意味着她们的照片不会被其他人,尤其是男性传播或编辑。其他女性则透露,她们使用假名和假照片注册自己的账户,只有在聊天框上聊了几句之后才会透露自己的身份。在大学期间,她们会通过电话发短信,通过WhatsApp 分享照片。由于家庭严格监督,被抓的几率很大。

结论

2015 年,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以数字赋权和社会转型为口号,推出了“数字印度”时代,但年轻女性在使用移动设备和获取线上内容方面仍然存在不平等现象。

此外,我的研究表明,家庭利用通信技术对女儿进行性别道德监督,尤其对在外地读书的女学生。但我的研究也表明,对于年轻女性来说,高等教育已经成为一个具有解放潜力的场所,而技术和移动设备的使用发挥着重要作用。高校已成为实现这种可能性的关键场所。手机是年轻女性探索世界、表达自我和建立联系的媒介,比如分享对旅行或者时尚领域的兴趣。

在大学期间,移动设备让年轻女性探索在现实世界中不被家庭允许的事物。这让她们在这些空间里有了一定程度的匿名性,并对更遥远的地方和事物有了视觉想象。智能手机为她们提供了某种自由感和虚拟流动性,而家庭并不一定能直接控制她们。

对北印度某城市年轻女学生叙述的讨论表明,日常技术,尤其是智能手机是女学生潜在虚拟自由的载体。虽然手机仍然是一种监视手段,但它为年轻女性创造或提供了一定程度的自由。

主图:印度使用手机的年轻女学生。图片来源:作者

联系作者:renuvera@gmail.com.

Tags:

digital sociality gender discrimination India smartphones students young women